在玉器、水晶等材质的器物上也有此类造型的长杯

“稻米流脂粟米白,“回鹘衣装回鹘马。就中偏称小腰身”;文化灿烂夺目,“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女性自尊雍容,“日高邻女笑再会,慢束罗裙半露胸”——以至于到了千年之后,人们还在最流行的摇滚里追忆着盛唐的“纸香墨飞词赋满江”,梦想着“我拉李白走过街,十里长亭街,与你相离别”,引得人们怀想那个绚烂至极、气象万千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