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征程中的广播情 ●薛晓赤

已有四十年的征程,很想拥有一台自己的收音机。 1978年我上初中,在城里工作的父亲买回了村里的第一台收音机。已有四十年的征程,很想拥有一台自己的收音机。 1978年我上初中,在城里工作的父亲买回了村里的第一台收音机。

  我很想把收音机背到学校,利用课余时间收听广播节目,可是母亲不许我动用收音机,怕影响我学习。从母亲收听秦腔戏的间歇,我听见播音员报出“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台名,才知道省上还有个广播电台。1981年我高中卒业回乡,正急起直追改革开放分田到户。

  母亲说:“你下地种田容易害心慌,带上收音机,边听广播边干活就不感觉累了。”她把那台收音机留给我,就回城去了。从此我与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结缘。秦腔戏我天性不爱听,每天必听的重点节目是九点钟的《文学芳草地》,并给该节目写稿。1996年7月30日,节目主理人新月在《文学芳草地》节目中朗诵我的诗歌《秋风吹来的时分》:“玉米的大世界浩荡着勃勃生机/天花摇出一群舞女的羽扇/绿裙、钗环、红缨穗/玉臂纤手抛洒着雄壮的碎金?”用卖余粮的钱买了收音机的乡亲们收听到了这首诗,都夸我把责任田的玉米描写的很美。

  此后的节目中,节目主理人海茵播了我的《小红幺嫂》一诗。村里的那位从四川嫁过来的小红幺嫂收听了非常痛快,立即买了一瓶墨水端过来送给我,感谢我把她写的很美。后来我写了一篇《痴情希寄文学芳草地》,刊登在1996年12月25日的《陕西广播电视报》上,希望这个纯文学栏目久远办下去。可是第二年的早上九点节目变成了《多彩人生》,节目主理人海茵在该节目中播了我的散文《远去的姑婆》。

   2000年以后,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发展了陕西新闻广播、陕西农村广播、故事广播、陕西交通广播等多台播出。

  我在这时期养鸡失败,去礼泉县县城赶劳务市场打零工。为了支持广播节目,我利用工余时间,苦撑疲劳的身躯,写出打工记实系列散文,寄给陕西农村广播。当时云清主理陕西农村广播的《综艺彩风》栏目。她陆续播出了我的打工系列散文。在李宏、秋月主理陕西农村广播改版后的《乡音·乡情·乡事》节目时,我间断中止打工生涯,在务果园之余,给“三乡”节目写稿。

  敬业的热心主理人秋月还把我的两篇读书征文稿推荐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使我连续两年获全国农民读书征文两个二等奖。亲眼目睹改革开放后的乡亲们一户又一户比我先富起来,他们陆续盖起了整洁卫生的钢筋水泥楼房,而我依旧住的是祖辈留下的几间土坯瓦房。原先在我家筑巢孵雏的燕子们都阔别我家,去富裕户的楼房厅堂的水泥墙袖手旁观衔泥粘贴筑巢。

  燕子是一种会挑选清洁环境的候鸟,它能在谁家筑巢,就证明谁家的环保工作搞的好。因此体验,我写出了《农家吉祥燕》,2014年陕西农村广播播出了该文,村里的几家新楼房户主爱用竹竿捅燕窝的人收听了我的文章后,向我认错,说他们以后再也不破坏燕巢了。
兴平新闻,弘扬社会正气。除了新闻,我们还传播幸福和俊美!原因热爱所以支付,光阴流水,不变的是兴平市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