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北高原起风云 探访渭北革命根据地革命前辈的英豪故事

是我们最贵重的精神财富。 沧桑巨变。英豪的足迹并他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红色的记忆并他国在历史的深处褪色。是我们最贵重的精神财富。 沧桑巨变。英豪的足迹并他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红色的记忆并他国在历史的深处褪色。 让我们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沿着红色足迹重走信仰之路。

  挖掘上等货史料,探访革命旧址,浓墨重彩地讲述英豪故事,传播红色文化,让信仰之火熊熊自强,让红色基因融入血脉,让红色精神激发力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渭北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西北地区创建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三原的武字区、心字区是渭北革命根据地的中间区域。

   1931年5月至1933年8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贾拓夫、汪锋、赵伯平、习仲勋、黄子文、黄子祥、张秀山等共产党人,创造性地实践“工农武装割据”思想,历经艰难困苦、冲破重重险阻,创建了渭北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渭北革命根据地与刘志丹、谢子长的陕甘游击队互相策应、互相支援,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辖,牵制和消耗了国民党军队,为之后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创造和发展寻求了道路,提供了条件,为中国革命培育和锻炼了一大批党政军卓越干部,为新民主主义革命作出了紧要贡献。 11月9日,记者来到三原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基地,探寻革命前辈们在这里书写下的可歌可泣的英豪故事。

   1渭北农民运动为根据地建立播下火种 “渭北革命根据地位于三原、富平、耀县(今耀州区)、泾阳和淳化的交界处,它以三原县武字区、心字区为中间,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25公里,总面积为750平方公里,有4万多人口。”三原县委陷阱部副部长郝东锋介绍说。 1926年11月,乔国桢、亢维恪等从毛泽东主办的广东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回陕,在三原武字区发动群众,组建农民协会,成立农民自卫团,点燃了渭北农民运动的烈火。

  1927年春,乔国桢、唐玉怀等在武字区大寨村建立了渭北第一个农村党支部——中共大寨支部。

   在党陷阱的领导下,农民协会抵制土豪劣绅、打击土匪恶霸、取缔苛捐杂税、减少田赋粮款、间断中止反动民团的斗争如火如荼,迅速掀起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反压迫的农民运动高潮,形成了“一切权力归农协”“农民的事情农协管”的新局面。 1928年4月,中共三原县委领导了三原、泾阳的“交农”斗争。

  1928年4月24日至27日,三原武字区、心字区、军字区、力字区以及富平石桥等地三四万农民坚持围城4天,三原“交农”围城斗夺取得了胜利,吹响了渭北抵制国民党当局反动统辖的号角。

   同年5月,为了配合渭华起义,三原爆发武装围城斗争,黄子文任总指挥。三原杨虎城部炮兵营营长、第四军支书记张汉民为围城部队支援了部分枪支,并派军事干部参与指挥。

  “三原的武装围城斗争打响了渭北地区武装抵制国民党反动统辖的第一枪,拉开了渭北地区农村包围城市的序幕。”三原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孙朝辉说。 “1925年冬,张汉民在三原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参加了由魏野畴负责举办的军事政治队,担任队长。军政队间断中止后,张汉民受党的派遣回到三原杨虎城部炮兵营开展工作。他和中共三原县委书记张秉仁一起积极贯彻党的八七会议决构和省委扩大会议精神,在共产党员许权中的帮助下,营救出被捕的县农民协会负责人乔国桢等,给武字区农民协会补充了一批武器,处分了武字区和泾阳县的劣绅洛彦福、王蓓僧,还同县委的负责同志一起动员几十名中学生参加许权中率领的部队。

  ”孙朝辉说。 张汉民在杨虎城部利用身份掩护,做了大量革命工作:他在杨部秘密发展党员,并帮助地方党陷阱培训军事干部;利用部队扩编的机会,任用共产党员阎揆要、王超北、崔启敬、白景琦等担任军官;1931年秋末,派阎揆要、马子敬给刘志丹、谢子长领导的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送子弹和情报;暗中保护学生,还掩护了中共陕西省委的负责人和不少地下党员。

   1935年2月,张汉民任杨虎城部警备第三旅旅长。

  3月23日,张汉民收到西安绥靖公署急电,称:红二十五军由郧西神速西进,在洋县、佛坪地区净尽了警备第一旅,现又回头经宁陕向东运动,同时命令警三旅即予阻击。

  警三旅的地下党陷阱研究决定,如果两军遭遇,党团员要“枪朝天,打空弹”。这一决定分头传达之后,张汉民一面派两名党员去红二十五军,通报西安绥靖公署的堵击部署;一面率七、九两团(八团时驻西安)由镇安东进,“跟从”红二十五军。4月9日下午,警三旅在蓝田县九间房(今属柞水县)准备宿营时,被红二十五军击溃,张汉民等被俘,后被错杀。

   半个世纪以后,由原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主办审定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对张汉民被错杀作了这样的记述:“因为当时省委(指中共鄂豫陕省委)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不了解党在陕军中的兵运工作情况,误将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当作‘叛徒’‘法西斯蒂分子’错杀,给党造成了损失和不良影响。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1945年4月,中共中央陷阱部将张汉民列入《死难烈士英名录》,并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追认为革命烈士。

  ” 2实行武装割据渭北革命根据地登上历史舞台 渭北革命根据地是从恢复武字区的中共陷阱、发展农民武装起初建立的。 “大革命失败后,黄子文和唐玉怀他国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所吓倒,毅然决然在武字区成立了抗敌委员会和渭北地区第一支革命武装——武字区游击队,陷阱发动农民群众打击土豪劣绅,开展分地、分粮、分牛羊的‘三分’与抗粮、抗款、抗捐、抗债、抗税的‘五抗’斗争,在渭北产生了很大影响。

  ”孙朝辉说。1928年3月至1931年4月,三原的游击战争、武装暴动此起彼伏,武装争夺政权的革命浪潮不断掀起。

   1929年,关中发生历史上罕见的“民国十八年年馑”,三原一带群众饥寒交迫。

  中共三原特支在武字区西王堡成立了以黄子文为主任、唐玉怀为副主任的武字区地方筹赈委员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筹赈委员会共筹粮80余石,解决了3700多名无粮群众的断炊饥馑之灾。 在中共武字区委和武字区地方筹赈委员会的领导下,习仲勋往返于淡村与武字区之间,和黄子文、唐玉怀等陷阱开展筹赈分粮、抗粮抗捐和打击反动民团的革命斗争,他还在家乡发展了周冬至等一批共产党员。

   1931年5月,中共武字区委恢复成立,渭北革命根据地起初建立。

  1931年5月至1932年10月,中共三原县委、渭北特委、中共三原中间县委相继成立,渭北苏维埃政府、武字区革命委员会、渭北革命委员会等政权陷阱相继建立,武字区武装赤卫队、武字区游击队、渭北游击队等革命武装不断巨大,根据地党的建设、苏维埃政权建设、革命武装建设和土地革命等周至发展,在三原、富平、耀县(今耀州区)等地形成了武装割据局面。

  随着武装斗争的持续开展,渭北革命根据地扩展到三原、富平、耀县(今耀州区)、泾阳、高陵、淳化六县的边界区域或局部区域,各项建设进入高潮时期。 “因为渭北革命根据地距国民党陕西统辖中间——西安仅50多公里,从创建起初,国民党陕西当局就调动大量正规军及民团对其进行频繁、残酷的镇压和‘围剿’。从1928年2月到1933年8月,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根据地广大军民不惧强敌,与豪绅地主武装、反动民团、当地驻军进行了数百次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

  ”孙朝辉说。在烽火连天、艰难曲折的斗争中,无数革命先烈果敢献身,马先民、孙平章、侯守愚、王曲贤、顾先臣、安大元、宋士斌、姚万忠等许多领导人和共产党员先后被杀害。 1933年8月,国民党再次聚集6个团以上兵力,对以武字区、心字区为中间区域的渭北根据地进行残酷“围剿”。

  根据地要紧受挫,四五百名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群众遭敌逮捕,60多人被敌杀害。渭北革命根据地起初战略北移,大批渭北地方干部转战照金苏区,为开辟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强大贡献。
三原新闻,弘扬社会正气。

  除了新闻,我们还传播幸福和优美!原由热爱所以支付,光阴流水,不变的是三原县这个家。